科技向善 服务人类共同价值和利益

作者:沈春蕾 曾理
  点击数:87  发布时间:2019-11-15 19:43

       “技术不是目的,创造更美好的世界才是科技工作者共同的使命。”

11月2日,全球科技发展与治理国际论坛在清华大学举办,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万钢在主旨演讲中希望科技工作者以“科技向善”为出发点,构筑科技治理的互信框架,打造全球科技价值共同体,引导科技始终朝着服务人类共同价值和利益的方向发展。 

人工智能将影响就业 

35年前,现任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全球学术顾问委员会中方主席周小川在清华大学获得工学博士学位。 

重回母校,他分享了自己对人工智能的见解:“机器学习还有待进一步突破和深化,如类比学习、符号学习、贝叶斯学习、神经网络学习等。尽管模式识别的巨大进步将在未来更广泛的领域得到应用,但人工智能发展对就业也将产生巨大冲击。”

近年来,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也引发了关于其可能带来的一系列影响的思考。正如马云对周小川说:“当今社会有很多新东西出现,但不需要太过担心,总会有解决方案。” 

周小川对此做了一番思考后认为,未来机器将承担越来越多规程性的工作,人类就可以解放出来干更多创新性的工作。但是,目前真正有创新性的工作并不是很多,从事创新性工作并获得成功的人更少。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更多的苦活将由机器去干,人只要负责给机器编程即可,这样就会有大量的编程工作需求。“然而,真正可以干好编程工作的人数量相当少,一些简单的编程工作计算机可以做,这样就会带来收入的两极分化。”周小川称,“高端人才对生产具有控制力,普通人的工作未来会被机器所代替。”

他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大概在10年前,一个电气工程师转行成为了医院的男护工。而今,机器人可以干很多事情,比如写新闻稿。未来,从有形部门向服务业的就业转移可能会越来越多。 

“人跟机器相比究竟有什么优势?”周小川认为,可能在文化、娱乐、健康、护理、餐饮等行业,人会有新的比较优势。“对此,我们需要从经济学和公共政策研究方面及早做好应对人工智能对就业、收入分配影响的准备,以公共政策研究更好地推动科技发展、应对未来。” 

呼吁建立有效治理体系 

“人类对生命的认识正在经历从解读、修饰到创造的过程。”中国科学院副秘书长、中科院院士周琪指出,生物技术在改变人类生活方式和发展进程的同时,带来了巨大的伦理争议与挑战。 

今年年初,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刘光慧研究组、北京大学汤富酬研究组和中科院动物研究所曲静研究组于《细胞—干细胞》在线发表了联合研究成果——通过靶向编辑单个长寿基因获得首例遗传增强的人类血管细胞。 

刘光慧指出,这种细胞在基因和遗传特性上进行了“优化”。形象地说,这种“增强”是打在基因组上的烙印,将发挥持久性的作用。“举个例子,有些长寿老人不容易生病,不容易患肿瘤,也是遗传因素在起作用。” 

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家Lee M.Silver曾给出预言:“未来可能会出现:占社会10%的基因增强型‘基因富人’统治着90%的‘自然人’。” 

当前,基因编辑等事件的发生启示着社会,科技发展引发的伦理、法律和社会问题(ELSI)已经迫在眉睫,且可能发生在世界任何角落。周琪说:“相关问题的解决仅仅靠科学家群体的自律是不够的,需要建立有效的科技治理体系。” 

为此,周琪建议应加强对科技治理有关问题的前瞻性研究;有关部门充分参与公共讨论,提高科技治理的公共性;科学共同体强化声誉建设,获取公众信任;建立强有力的科技治理框架以提高治理的有效性;加强国际合作,积极承担国际科技治理责任与义务。 

“国际合作在科学研究中越来越重要,但科技治理不仅需要全球视野,还需要结合所在地国情。”《自然》杂志主编玛格达蕾娜·斯凯普表示,尽管全球和本地标准可能有差异,但科学研究须共同遵循科学的公平性、公正性,以及伦理、社会、规范、常识和法律。 

高校应对新技术变革 

万钢指出,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大规模快速发展,呈现出新的态势:基础科学向宏观拓展、微观深入和极端条件方向交叉融合发展;前沿技术呈现多点群发的集群式创新态势;重点领域在学科高度融合汇聚及科学技术螺旋上升的驱动下,带动其他科技领域快速跟进地持续发展;科研组织模式与科学研究范式正在重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科学基石、主导力量、组织载体、资源基础正在发生变化。 

不难发现,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重塑全球经济结构。科学技术的发展不仅改变着我们所处的世界,也影响着国家前途命运和人民生活福祉。 

“大学作为培养创新人才、孕育创新成果的基地,应该成为国家融入全球科技创新网络、深化国际科技交流合作的前沿。”清华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邱勇代表全球科技发展与治理国际论坛主办方,希望与会专家、学者畅所欲言,进行深入交流。 

“颠覆性技术将定义国家未来,重新定位国家的创新能力,界定国家竞争优势发展阶段。”西北工业大学常务副校长黄维以柔性电子为例谈到,科学技术前沿不仅引领科技进步,也不断进入应用领域,产生切实的经济效益,改变人们的生活。 

“技术革命正在改变世界,不仅带来正面影响,也有负面影响,并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巨大改变。”香港大学校长张翔表示,“在高等教育领域,科技进步带来了全新的学习方式,使学习的环境不只局限在课堂,这给大学提出了全新的课题。” 

韩国延世大学校长金用学指出,技术冲击了原来的学习方式。传统的学习方式中学校在知识传授上占据了主导地位,但随着新兴的技术出现,高校对知识的掌控被打破,高校应当就如何应对这个情况展开探讨。 

对此,华南理工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高松指出,虽然大学内部仍然是以学科为基础划分院系,但已经有大学开始探索成立一些跨学科研究中心、研究院所或研究集群(cluster),而学科间交叉融合所产生的问题还需要进一步探讨解决。他建议更多地依托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建立产、学、研紧密结合的新型研发机构。 

摘自《中国科学报》

 

 

 

 




热点新闻
推荐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