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瑜:开创中国工业软件自主可控、蓬勃发展的大好局面

  点击数:5908  发布时间:2019-08-24 14:24
上海工业自动化仪表研究院,PLCopen中国组织彭瑜工业软件的门类繁多,从其用途来分大体可分为:自动化类,MES/生产调度类,ERP类,PLM类和各种设计类(CAD、CAE、CAM等和工程仿真)的软件。
关键词:HMI软件 ,SCADA软件 ,工业软件

8.jpg

上海工业自动化仪表研究院,PLCopen中国组织彭瑜

工业软件的门类繁多,从其用途来分大体可分为:自动化类,MES/生产调度类,ERP类,PLM类和各种设计类(CAD、CAE、CAM等和工程仿真)的软件。

目前一般认为国内的工业软件市场是发达国家高端软件产品的一统天下,或者说这些软件一旦断供,将会极大地影响我国工业的正常发展。从总体上看,这些门类的工业软件我国不是没有,但大都处于中低端的位置。如果我们能深入了解市场的变化,我们的认识或许会发生一些变化。

我只能从我熟悉的自动化类工业软件来分析。一个由DCS/PLC构成的工程控制系统,其中用到的软件有:实时操作系统(如VxWorks、Windows NT、InTime、QNX等,一般来讲其功能对用户是隐藏的);编程组态软件包(现在很多都基于IEC61131-3工控编程语言的国际标准);图形组态软件包(包括流程图形显示、报警、历史数据记录功能等),也有人称之为SCADA软件或HMI软件;控制工程项目开发管理软件;DCS/PLC组成网络用的通信组态软件;如果还要用于运动控制的话,还要有专门的运动控制系统开发的软件包。此外,工业自动化用嵌入式软件包括实时操作系统、开发工具软件以及软件编排和部署软件等。

在以上列举的软件中,国内可以拿得出手的或许只有HMI/SCADA这一类。我们不但有中低端的图形组态软件,而且也有高端的SCADA软件以及与之配套的工业数据库。在世界高端SCADA软件中,亚控科技的KingSCADA居于第7位;在世界的工业数据库软件中,KingHistorian居于第8位。目前亚控科技已成为中国自动化市场上这类软件占有率最高的企业,为全球6万余家企业提供软件授权服务,并广泛应用于我国的30万个大小工程中。根据美国ARC咨询集团的报告,2018年,亚控科技终于在HMI软件的国内市场上超越欧、美、法企业,在国内监控软件市场上占据第一的宝座。

至于其它软件与国外工业软件相比,就乏善可陈了。差距在什么地方呢?首当其冲的应该是商品化程度差。一个优秀的工业软件其商品化的标志是通用和长期有质量的服务,针对同类型的应用要求,用户不必编代码,只要组态、设置相关参数和调用适当的功能块就可以完成自己工程项目的软件。这是需要完整的总体规划、严格的软件工程、谙熟的编程技巧、严谨的测试检验和长期的积累升级,以及一以贯之的客户服务,才可能成就一个成熟的软件。举例而言,最近一个比较火的国产嵌入式实时操作系统SylixOS,其IDE是在开源Eclipse的基础上改的,OK(open kernel)也是基于RT-Linux,虽然一些用户对其颇有好评,但因为库还缺少很多功能,用起来就不那么顺手了。用过的人说一用就知道这是国内的软件。

其次,我们缺乏良性循环的工业软件发展环境。全社会对知识产权的尊重和敬畏,是形成健康的软件发展环境的基础。如果只想一点力气不花,一分钱不出,就能使用软件,或是盗版或是“破译”,即使国家有相当的投资,在这样的氛围下也很少有人愿意长期去开发和维护软件,那么我国的工业软件会永远处于落后状态。笔者就知道有些公司开发了基于IEC61131-3的DCS/PLC编程软件平台,即使越来越成熟,也只愿意自己使用,而不愿意将其转换为商品化的软件。类似的,有的公司获得了国家的科研经费,开发了同类型的软件,而且还通过了符合国际标准的测试,通过了科研验收,最后也不过束之高阁,没有变成商品化的软件为公众服务。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怀疑我国工业软件的盈利能力。

前面提到的亚控科技成立于1995年,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在没有国家任何投资、依靠自身的积累和坚持不懈,已经在工业监控软件、全组态方式的MES和APS平台软件方面站稳了脚跟,仅KingFusion2019年的销售额有望达到5000万元。最近又推出了自主研发的工业互联网平台WellinCloud,将产品线扩展到云、边、端三层,成为拥有“终端连接+边缘计算+云端存储+大数据分析+应用服务”等端到云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供应商。该平台采用完全配置化模式,让大量无编程基础而又深懂业务的企业内工程师可以量身定制工业APP。他们的成功经验启示我们,在国内这片工业软件发展的热土上,还是可以成就一番事业的。

摘自《自动化博览》2019年8月刊

相关文章


热点新闻
推荐产品